这是描述信息
搜索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成本风暴中FMG的逆袭

成本风暴中FMG的逆袭

  • 发布时间:2019-12-27 12:05
  • 访问量:10

【概要描述】

成本风暴中FMG的逆袭

【概要描述】

  • 分类:2016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12-27 12:05
  • 访问量:10
详情

  竞争伊始,FMG并不是被看好的那个……

  2010年,当传统的铁矿石三大供应商(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开始掀起一场产能扩张和成本控制的竞赛时,他们谁都没有想到,6年后的今天,在全球铁矿石行业格局中,三大矿山已经变成了四大矿山。而这“第四大矿山”,正是他们想通过产能竞争和成本竞争挤掉的、刚刚兴起的年轻对手——FMG。

  ▲位于西澳珀斯的FMG总部外景。

  这家2003年成立、2008年才发运第一船铁矿石的矿业新贵,在当时面临的是艰难的困境,最高时曾背负着120多亿美元的总负债,铁矿石产量和品质都不如三大矿山。从2010年至今,FMG屡次被传出遭遇财务危机。

  这样一家内外交困的新兴企业,如何能够在与三大矿山的产量和成本双重竞争中存活呢?至少,竞争开始前,FMG并不是被业内看好的那一个。直到今年本轮矿山竞争格局初定之后,人们才突然发现,FMG已经悄然从生死边缘走到了竞争中的优势地位。

  ▲FMG集团总裁潘纳威正在向媒体记者介绍公司运营状况。

  11月初,《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应邀到FMG澳大利亚总部以及矿区和港口进行实地调研,并就铁矿石市场的竞争格局等问题与FMG高层进行了沟通。不难看出,坚定地执行低成本战略,是FMG从竞争中脱颖而出的秘诀。

  成本 未来发展的基石

 

  论矿山之间的竞争,始于产量扩张,而高潮则是一场席卷全行业的成本风暴。从竞争大幕拉起,FMG的成本线就一直是业内最为关注的。因为FMG是三大矿山以外体量最大的市场参与者,而其成本却高出三大矿山不少,甚至接近部分中小型矿山。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是新兴矿山的资源禀赋较低、大规模选矿成本以及高昂的贷款利息。2012财年,FMG的现金成本高达48美元/吨。

  ▲FMG设在总部的远程控制中心

  然而,几年之后,FMG在竞争中实现了反超。2016财年(截至2016年6月),FMG平均现金成本降至15.43美元/吨。而2017财年第一季度(2016年7月~9月份),这一数字进一步下降至13.55美元/吨。在全球矿山成本曲线上,FMG已经反超必和必拓、淡水河谷,成为全球成本第二低的铁矿山(仅高于力拓)。也就是说,FMG仅用了4年的时间,就将生产成本降低了75%。

  ▲FMG总部办公区一角

  一是通过创新性举措提高效率,降低人工成本。

  据FMG运营总监Nick Cernotta介绍,由于FMG的矿区位于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地广人稀,人力成本极其高昂。FMG公司利用了当前矿业行业所能应用的最先进科技。他们在圣诞溪矿山采用远程控制系统,通过中央整合控制中心,实现对所有采矿、维护与固定设备的远程控制,同时,实现湿加工和干加工的自动化、火车自动装车系统的自动化,整个过程减少了现场操作员的人工干预,实现了效率的提高。未来,这些技术都将在各矿山之间进行融合,并推广到其他矿山。

  二是通过优化矿石加工设施的运行来降低加工成本。

  FMG的剥采比已经从开采之初的4~5降低到目前的1.1。这主要通过混矿和湿选等手段来实现的。尤其是混矿,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圣诞溪矿山的矿石平均品位较低,但磷含量也较低;而所罗门枢纽的火尾矿品位较高,达到60%,同时磷含量也偏高。因此,FMG将火尾矿与圣诞溪矿按4∶6的比例混合成为混合粉,平均品位可以达到58.3%,磷含量可以控制在0.1%以下,这样就能够通过降低圣诞溪矿开采的边界品位,将原本无法开采的矿利用起来,大大降低了剥采比。此外,FMG是皮尔巴拉地区首家实施大规模湿法选矿的铁矿公司。FMG通过选矿大幅降低了有害杂质的含量,提升了铁品位,从而降低了采矿的边界品位。

  三是通过调整采购策略降低采购成本。

  FMG在将大量铁矿石产品销往中国的同时,也通过大量采购中国的商品或服务来降低采购成本。据FMG市场总监刘晓东介绍,当前,FMG的港口基础设施由中国制造,铁路的铁轨和车皮均来自中国。目前,FMG还在中国两家造船厂订购建造了8艘超大型矿船,并且与中国供应商合作生产大型卡车轮胎。未来,FMG还计划在中国采购更多采矿选矿设备的相关材料和配件。

  从FMG进行全面降低成本开始,其生产成本已经连续11个季度下降,总共为公司节约了35亿美元的运营开支。不过,FMG的降本还在继续。按照他们的计划,2017财年(截至2017年6月),FMG的平均现金成本将降至12美元/吨~13美元/吨,进一步巩固其成本方面的优势。成本进一步下降的重点工作主要聚焦于自动化和远程控制、提高设备生产力和可靠性、优化采购结构等。

  财务 健康运营的关键

  在降低现金成本的同时,改善财务状况、降低财务成本也是FMG摆脱困境,实现良好运营状态的关键。

  ▲FMG总部办公区悬挂着反映该公司财务现状的牌子。

  据FMG财务总监Stuart Gale介绍,FMG在过去2年内,已经偿还了近70亿美元的债务,包括第三季度刚刚偿还的7亿美元债务。截至9月底,该公司净负债为42亿美元,负债率在33%左右。FMG最近一笔到期的债务是在2019年偿还29亿美元,随后在2022年偿还21亿美元。据悉,FMG的融资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美国债券市场。9月底,该公司拥有18亿美元现金,其中10亿美元将用于维持基本现金流,另外的8亿美元则可用于偿还贷款。在保证用于还贷的资金外,FMG还可以灵活运用现金流做进一步的资本支出,其中就包括集团对股东的稳定股息策略。

  ▲圣诞溪矿区的工人们。

  持续改善的财务状况让FMG的盈亏平衡点也大幅下移。目前,FMG铁矿石的干吨总成本为22.6美元/吨,利息和资本支出合计为5.7美元/吨,盈亏平衡点已经降至28.3美元/吨。目前,铁矿石价格已经站上60美元/吨的台阶。这意味着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FMG将拥有更大的利润空间。即便铁矿石价格再度降至40美元/吨左右的低位,FMG也能在市场上游刃有余,不会成为挣扎在盈亏平衡线上的企业。

  ▲圣诞溪矿鸟瞰。

  资源 未来发展的基石

  打赢了这场眼前的战争,FMG将眼光转向长远发展战略。在FMG眼中,庞大的资源储量是矿山长远发展的基础。FMG已经着手开始进行未来的布局。

  ▲长达3公里的运矿货列正在进入黑德兰港倒矿区。

  目前FMG拥有所罗门和奇切斯特两个运营枢纽,其中所罗门枢纽包括火尾与国王山谷两个矿山,而奇切斯特枢纽包括圣诞溪和断云两个矿区,形成1.6亿吨~1.7亿吨的年生产能力。2016年,FMG在奇切斯特枢纽和所罗门枢纽的铁矿石总储量为21.72亿吨,足以保障中长期开采所需。

  FMG计划在现有两个枢纽的基础上再增建西部枢纽和尼丁枢纽两个运营枢纽。其中,西部枢纽主要包括艾利瓦纳和飞鱼两座矿山,拥有7.4亿吨的资源储量,目前已经进入开发的准备阶段,将于2021年前后用于替代火尾矿山;而尼丁枢纽距离奇切斯特枢纽的断云矿山约100公里,拥有25亿吨的资源储量,铁矿石品位达到57.4%,将为FMG未来的进一步发展提供资源支撑。

  对于未来的铁矿石市场,FMG认为将逐渐恢复供需平衡的状态。当前,铁矿石和钢材价格的回升,将使部分高成本的铁矿石供应商重新回到市场,中国国内的矿山开工率也有所回升。而2017年~2018年新增的低成本铁矿石供应,将继续压缩这部分高成本海运铁矿石生产商和中国国内矿商的生存空间。因此,矿价维持在50美元/吨~70美元/吨,既符合供需平衡的市场基本面,也能对调节市场供应起到一定的作用。

  ▲发往中国的矿石正在装船

  对市场的准确判断,对自身竞争力的专注提升,对技术创新的大胆接纳,以及对未来战略的精准定位,这些让FMG从这一轮残酷的市场竞争中突围而出,也让FMG保持着持续发展的动力。

  威猛副总裁(亚太区)Colm Rafferty 先生 @ FMG

  威猛副总裁(亚太区)Colm Rafferty 先生

  与FMG中国区领导

  FMG公司是我们威猛在亚洲最大的特殊采掘客户. 在全球铁矿石行业,FMG在面对艰难任务的时候,总是能通过产品更新和技术创新成功完成每一次挑战!FMG也是在全球铁矿石行业第一个拥有威猛露天采矿机——“地平王”引进无爆破精益开采概念的公司!该公司成立于 2003 年,迅速成长为世界第 4 大铁矿石生产商,为澳大利亚提供铁矿石,并支持中国的经济发展。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imgboxbg
imgboxbg

关注微信公众号

这是描述信息

服务热线:
400-818-0108

邮箱:
vcsinfo@vermeer.com

地址:
天津市武清区京滨园古旺路11号

传真:
022-58578599

Copyright©2019 天津威猛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津ICP备17008724号-2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